icon-search
icon-search

艾美獎提名Inside COVID19:使用Mocha專業版,如同身歷其境

艾美獎提名Inside COVID19:使用Mocha專業版,如同身歷其境

WisdomVR的最新紀錄片是最雄心勃勃的影片。Inside COVID19深入探究去年夏天前線醫護人員抗疫的艱辛以及病毒肆虐的真實情況,每個畫面都令人感到痛心,這部紀錄片最近已被提名艾美獎(傑出互動節目),它完全採用360立體VR拍攝,且幾乎每個鏡頭都使用Boris FX Mocha Pro平面追蹤外掛程式和Remove Module。

AdamLoften_GaryYost_monitoring.jpg

(COVID19內部:副導演Adam Loften和Gary Yost,L-R 製片)

WisdomVR的小團隊在2020年3月初停下了腳步,而當時這家非盈利機構正全速前進。製片人兼副導演Gary Yost說 : 老實說,我們停止製片,我們並不知道我們會投入一個關於疫情的案子,2020年對我們來說是失落的一年,這說起來相當可悲,因為當老天向你展現了這個時代的悲劇,甚至透過一個可以引導你走過這段路的角色時,你也不得說不,而我們也開發了屬於我們製片手法,以沉浸式工具來講述關於人類的故事。 

Yost說 : 「我與Josiah、以及我的導演搭檔Adam Loften進行了一次會面,我立刻意識到他將是帶領我們度過這一艱辛時刻的完美人選。」Josiah的洞察力能幫助我們在個人情緒和病毒環境壓力下理出明智的思路,當我們都感到害怕時,光只是和他說說話,就能讓我們感到欣慰。

該團隊花了六個月的時間製作這部紀錄片,從寫籌資申請開始到在新墨西哥州用ZCAM V1進行拍攝,再到有史以來第一次整合立體3D動畫,Inside COVID19在去年11月發佈,最後成品是35分鐘的紀錄片—這在360VR立體空間中是相當罕見的。



在360電影製作的眾多障礙中,有一個障礙是移除該媒介固有的攝像機設備,Yost和他的同事David Lawrence負責360的後期製作,在用MistikaVR完成拼接後,他們使用了Adobe After Effects中的Mocha Pro來移除整個影片中的攝影機支架,兩人使用Mocha Pro追蹤了每個鏡頭,無論攝影機是否被鎖定,都強大了移除模組。Yost說 : 「Mocha Pro是獨一無二的軟體--它既經濟實惠、便利且又是好萊塢電影的幫手,它可以在各種平臺上使用。我無法想像在一個專案中沒有它,因為它在過去幾年當中,幫助我很多。」

Lawrence說 : 「如果攝影機在拍攝過程中完全不移動,我們就只會對靜態刪除前幾秒進行追蹤,這對靜態拍攝來說是個極快的工作流程」。Mocha的照明建模絕對是一個極好的工具,如果沒有它,我們將如何完成燈光變化的匹配鏡頭,而我的大部分合成工作都是在After Effects中完成的,在Mocha Pro和AE之間來回切換很容易,這種快速的來回切換是很重要的,因為製作一個好的立體合成是一個反覆的運算過程,我使用HTC Vive來檢查我的立體成效,並在Mocha或AE中進行調整。

Lawrence說: 「你必須能夠立即看見你改變的效果,不然你不會做得太好,而在After Effects中使用Mocha Pro外掛程式讓即時回饋成為可能。」Gary做了大部分的靜態移除工作,而我負責更具挑戰性的工作,比如攝影機安裝在移動的汽車座位上。

2021-9-13 下午 02-44-32.jpg

(Inside COVID19:使用Mocha Pro的移除模組移除相機之前(左)和之後(右))

除了艾美獎提名外,Inside COVID19最近還引起《魔戒電影三部曲》奧斯卡獲獎製片人Barrie Osborne、《駭客任務》執行製片人以及皮克斯聯合創始人Alvy Ray Smith的注意。

Yost說 : 「《Inside COVID19》 得到認可,是相當鼓舞他的,它很可能是唯一 一部關於重大流行病的VR電影。你可以想像,在2020年承擔這樣一個極具挑戰的任務是很有挑戰性的,所以艾美獎提名對我們這個小小的非營利組織來說是一個重大成就。」

Lawrence 說 : 「我們是一個小型、獨立的製作團隊,能與Felix和Paul的領袖站在一起,是相當難得的機會,也證明了我們在WisdomVR的工作中所堅持的品質,是對的,我們非常榮幸得到外界高度肯定。」



上一頁 下一頁

您的購物車
您的購物車目前還是空的。
點擊這裡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