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search
icon-search

訪問藝術家 : 電視/電影編輯師-Stephanie Filo

訪問藝術家 : 電視/電影編輯師-Stephanie Filo

Stephanie Filo 是一位電視與電影的編輯師,同時也是一位具有十幾年編輯與製作經驗的積極分子,。她還擔任 Girls Empowerment Sierra Leone 的董事會成員,這是一個關於 11-16 歲塞拉利昂女孩的社會影響力和女權主義組織,並且是 End Ebola Now 的聯合創始人之一,該組織成立於 2014 年,旨在透過藝術社區活動,傳播伊波拉病毒相關的正確資訊及其影響。

她主要使用 Avid Media Composer(但也在 Premiere 和 Final Cut 上剪輯過其他幾個專案),並將 Continuum、Sapphire 和Mocha Pro 與她的 Wacom Cintiq 一起使用。她目前因在《姊妹站起來》 (HBO) 中的編輯作業而獲得艾美獎提名,近期的作品包括《Acts of Crime》  (ABC)、《重生律師》 (ABC) 和《Supervillain: The Making of Tekashi 6ix9ine》 (Showtime)。她主要的熱情在於盡可能真實地講述故事,這不僅僅侷限在編輯上,她更確保不同的聲音和觀點可以在鏡頭前和幕後被呈現。

您來自哪裡?你是如何進入這個行業的?

我來自西非的塞拉利昂,小時候搬到科羅拉多州。我原本是一名專業舞者,但後來我了解到我想要參與電視和電影的創作,因此,我搬到了洛杉磯,希望能找到一些讓我朝那個方向前進的東西。最終,我很幸運地找到了一份法國紀錄片的夜間助理編輯工作,且有點愛上了後製的過程,完成後,那部紀錄片的編輯推薦我到一家正在尋找編輯助理的後製公司。從那裡我更進一步地了解後製處理中所有不同的元素,最終逐步地建立起自己的成就,並在一部關於 Mel Brooks 和 Carl Reiner 的紀錄片《The 2000 Year Old Man》中,獲得了我首次「編輯」的名聲。我喜歡 Mel Brooks 和 Carl Reiner,製作這部紀錄片的過程非常棒,它使我對編輯的熱愛更加堅定。從那次專案之後,我逐漸獲得更多的編輯工作,並且從那時一直這樣持續下去。我覺得這個領域每天都在學習新東西,所以我喜歡它!

您最引以為傲的專案是什麼?為什麼?

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我無法精準挑出一個我最引以為傲的具體專案。我參與的每一個專案都讓我在某種程度上感到自豪,無論是節目本身的內容;合作團隊的友情和熱情;或是能夠在剪輯中執行一個似乎不可能的想法。而我也為多年來的社會影響活動工作感到非常驕傲,最近,我為《姊妹站起來》感到驕傲,因為這是一場獨特的表演和體驗,該系列大部分的剪輯都包含了即興加入的元素,並試圖點出時機和喜劇效果,讓那些片刻被放大,實際上只是為了盡可能地加入更多的笑話,與這麼多才華橫溢的人合作,讓如此有趣的節目可以成真,真是太好玩了! 而節目本身也非常獨特,因為它是由黑人女性所設計,也是為了黑人女性而設計,為這樣的事情工作,它所賦予的能量是與眾不同的。


在大型專案開始之前您是如何準備的?

我堅信當你對某個主題了解得越多,就越能將有關它的故事組合在一起。通常,在開始執行一個新專案之前,我會去深入研究該主題或其中隱含的議題,以便我將自己的想法放在正確的位置。我會盡可能地多觀看這種類型的內容,以便我能夠適應這樣的風格和節奏。有時我會製作含有不同歌曲或樂譜的播放列表,帶出近乎專案所想呈現的感覺。一旦我開始進行,我會集中思考可能需要在專案或視覺外觀上呈現或達到什麼樣的效果,然後,我就會積極得做到最好!

您首選的 Boris FX 外掛是什麼?您最依賴哪些效果/功能?

我真心覺得我不能沒有 Sapphire和Mocha Pro。Sapphire Effect Builder 是一個很棒的工具,因為你可以在單一效果中創建多個/複雜效果。很多時候我會喜歡一個人在一個鏡頭中,而另一個人在不同鏡頭中的樣子,所以我發現自己做了很多個分割畫面來混合兩者,而 Sapphire 的效果真的很善於覆蓋並隱藏那些偷偷摸摸的時刻。

我還會使用 Continuum 的 Rack DeFocus、Primatte Studio,或者,若是一個超級程式化的專案,我將深入研究客製化的效果,包括鏡頭光暈、高斯模糊、Damaged TV、膠片顆粒和抖動,而這個列表的內容還有更多更多!

什麼是您離不開的鍵盤快捷鍵?

「**全選」(在我的 Avid 設置中放在 F8)!

當您參加大型會議時,您如何保持精力充沛/您最喜歡的零食是?

在這裡就叫我 “Cheez-it” Filo™。

你都從哪裡尋找創意靈感?

我看了「非常多」我能找到的所有類型的電視及電影,吸收新內容總是可以激勵我,此外,僅僅是聽音樂、閱讀或在大自然中消磨時光也會有幫助。有時我會隨機挑一些喜好來做,比如編織或刺繡,只為了讓我的思緒以不同的方式被佔用,我覺得如果這樣做,你的大腦就能夠處理並消化你周圍的世界。

當您開始感到創意倦怠時,您會怎麼做?

我從來沒有掌握過這個問題的解答,所以如果你弄明白了,請告訴我!若要說離開你的電腦並四處走動這樣的話,那會有很多可以說的。若我戴著耳機邊聽音樂邊走了很長的一段路,我的大腦幾乎總能理清那些想弄清楚的東西。在隔離期間,我還發現了在中午洗澡的好處,這聽起來很不合常規,但它確實是一種讓你的大腦暫時關閉的好方法。

你最喜歡的電影/電視劇是什麼?

我有非常多個答案,所以這個問題幾乎是不可能回答的!我最近觀看且喜歡的電視節目是《職業槍手》、《東城奇案》、《布道家庭》和《雞犬升天》,而我最喜歡的一些電影有《火線追緝令》、《鬼店》、《沉默的羔羊》、《顫慄》、《迷情追緝令》,《鬥陣俱樂部》等等。我一直以來的最愛的電影是一部叫做《自殺俱樂部》的日本電影,這是一部非常怪奇的電影,但導演 Sion Sono 是一位表演藝術家和活動家,他將自己的作品發展成電影,因此我認為這是一部非常有趣和獨特的電影。

如果您可以與任何導演/製片人/編輯/等合作,不管是在世或已逝世,您會選擇誰?為什麼?

我很幸運能與一些絕對令人難以置信的藝術家一起合作,包括幾個夢想中的藝術家。與 Sam Esmail 和他的整個團隊一起工作對我來說是一次夢幻般的經歷,他的團隊不僅「極度」才華洋溢,並且總是可以帶出你作品中根本沒發覺的最好的一面。整個《姊妹站起來》團隊對他們所做的事情都非常熟練,而且每個都很幽默,與他們一起工作簡直是如夢一般,我真的很喜歡和他們一起開會,和他們一起合作,一起笑!Kirk Baxter 和 Angus Wall 是最初激勵我成為一名編輯的人,因此以某種身份與他們會面或與他們共事是我的夢想。我也非常喜歡 Elísabet Ronaldsdottir 的剪輯。作為一名活動家,我之前提到的 Sion Sono 也是我很樂意合作的對象。

你會給年輕的自己什麼樣的職業/生活建議?

停一下,深呼吸。你是你自己最大的敵人。

您同時也是 Girls Empowerment Sierra Leone 的董事會成員,並且與人共同創立了 End Ebola Now。你能告訴我們為什麼他們對您很重要嗎?人們可以如何提供幫助?

當然可以!塞拉利昂是我家人的故鄉,也是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地方,所以這兩個組織對我來說都意義非凡。Girls Empowerment Sierra Leone (GESL) 是一個讓我感到非常驕傲的組織,GESL 提高少女的領導能力,使其成為社區中有效的倡導者和社會改革推動者,這是一個針對 11-16 歲女孩的全年計劃,提供工作坊和支援,讓她們學習領導能力、倡導、行動主義並參與社區活動,他們全年都有發展社區宣傳項目,我們還有一個緊急援助計劃,以確保沒有女孩因無法控制的情況,而在她應得的教育層面受到相當的限制。GESL 始於 2012 年 9 名女孩所參加,為期一天的高峰會。

End Ebola Now 是一項出於挫折和必要性而建立的計劃。在 2014 年開始的西非伊波拉危機期間,大量錯誤資訊被傳播,正確的資訊根本沒有傳遞到受災最嚴重的農村地區。一群塞拉利昂僑民和我認為有其必要,盡可能得去傳播更多的準確和最新的資訊,因此 End Ebola Now 誕生了。塞拉利昂有 26 種語言,所以基本上,我們創建了一個 PSA 活動和各種語言的視覺傳單,以便能夠透過廣播、電視和區域頻道盡可能地傳遞資訊。當我們了解到在疾病肆虐的期間,塞拉利昂(Emergency USA)只剩下一家功能齊全的醫院時,這項活動也就演變為籌款活動。此時,跳舞在塞拉利昂是被禁止的,因為伊波拉病毒的傳染性很強,它也會透過汗水傳播(任何了解西非文化的人都知道什麼是主要舞蹈),因此,我們創立了一個名為#ShakeEbolaOff 的籌款挑戰,這是一項舞蹈挑戰,旨在向家鄉的人們展示世界與他們同在,同時也提高 Emergency USA 的警覺和資金。令我們驚訝的是,Kevin Bacon 和其他名人也一同加入了挑戰,確實地幫助推動了整個平台,達到一個超乎我們想像的境界,並真正地協助確保資金直接流入塞拉利昂Emergency USA 醫院。令人安慰的是,西非伊波拉危機於 2016 年結束,但此後在剛果和幾內亞又發生了其他地疫情。



上一頁 下一頁

您的購物車
您的購物車目前還是空的。
點擊這裡繼續瀏覽。